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琢磨借沙石,切磋付刀铓——记【谷雨计划·国科大文化遗产保护宣教公益行动】之“中国古代治玉工艺及研究实例”专场讲座

  • 文图/陈典 校对/罗武干
  • 创建于 2021-06-22
  • 458

2021年621下午应中国科学院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教工党支部的邀请,故宫博物院器物部研究徐琳老师来到国科大玉泉路校区,为【谷雨计划·国科大文化遗产保护宣教公益行动】带来中国古代治玉工艺及研究实例专场报告。

中国古代玉器的研究和欣赏,主要在于料、工、形、纹四个方面。玉料可以借助科学仪器进行辨別造型纹饰可以通过对考古出土玉器以及博物馆收藏的传世玉器多加观摩逐渐熟悉。唯有工艺,涉及治玉技术,专业化很强,加之中国古代一直有着工之子,恒为工;农之子,恒为农的制约,使得玉器制作常常局限于口耳相传秘不示人的家庭式作坊内。所以许久以来,人们对古代治玉工艺、工具一直感觉神秘莫测,知之甚少。徐琳老师一直关注中国古代的治玉工艺,在此次讲座中结合大量实例展开了十分丰富的讲解

徐琳老师从小南山文化玉器与兴隆洼文化玉器谈起,认为前者的制作工艺更为原始。但是,其中玉料约一半为透闪石玉,且玉器已脱离装饰作用具备祭祀礼仪功能,从而形成目前所知最早的玉文化。徐琳老师进而推测中国的玉文化很可能追溯到上万年。早期治玉工艺来源与磨制石器的加工经验。

古代治玉工具,文献中记载极少。《诗经·鹤鸣》有:“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它山之石,可以为错。”《诗经·国风·卫》则有:“如切如磋,如深如磨。”切、磋、琢、磨四字概括了骨、牙、玉、石的施治方法,尤其是琢磨二字,更说明了自古以来玉器的制作方法:既非刀削,亦非刻划,而是石的琢和磨。

“它山之石”的石,应包含两层意义:一种为治玉的石质工具,如石砣、石刀、石钻、抛光用的磨石等,主要应用于史前与商周早期,金属工具未普遍使用之前。另一种就是治玉必不可少的媒介——解玉沙。早期的解玉沙,就是普通的沙石,里面含有较多的比玉硬的石英砂颗粒,在与玉的接触过程中起到磋磨去料的关键作用。以沙石解玉,也使得治玉工艺最终从治石工艺中分离出来,成为一门独特的精细手工业。徐老师凝练出治玉工艺的几大要素——工具(以砣机为代表)、解玉砂、水(起到降温作用)、人、作坊,并强调了速度的重要性。

徐琳老师提纲挈领提出了治玉工具革新的五个阶段:1、原始治玉石器,新石器时代 石质治玉工具;2、铜砣几式砣机治玉石器,夏商至春秋晚期;3、铁砣几式砣机治玉石器,战国至魏晋南北朝;4、铁砣桌式砣机治玉石器,隋唐到20世纪60年代初;5、现代治玉时期,自60世纪以后迄今,电动工具。其中前三阶段以手动力为主,从第四阶段开始可以借踏板利用腿脚发力。值得注意的是,前四个阶段的治玉手法皆是朝一个方向旋转,而电动工具的特点是来回运动。

目前在文献中最早能看到的治玉砣机式样,是明代《天工开物》珠玉篇中两幅精心绘制的琢玉图。可以看出当时圆盘砣机的式样和解玉砂的使用,但并未涉及其他的雕琢工具及抛光工具。目前所见介绍古代玉雕工艺流程最为详细的是清末李澄渊所作的《玉作图》,这是李澄渊于1891年(光绪十七年)应英国医生Bishop要求而作,合计12开。徐老师通过生动的图例讲解了具体的治玉流程与情景,并强调琢玉所用的砣机材质的更变是影响治玉工艺的重大因素,而金属砣头取代石质砣头是治玉工具的一大技术变革。更为精妙的是先民发现以柔克刚的秘诀,用软性工具或石器掺和不同粒度的砂浆,不仅可以将许多石器剖切规整,而且能够磨制精细,抛光精亮。同时,用尖状器蘸着砂浆还可以在器物上打出各种孔洞。解玉砂的材质也存在着变化,从常见的石英到石榴石再到金刚砂都有被运用于治玉。《玉作图》中第一开便是捣砂图。明清时期也出现了专门进贡解玉砂的记载。

徐琳老师认为治玉者的身份存在从高到低的地位变动。以张家港东山村M90崧泽文化早期墓葬为例,墓主人头部放置玉璜、解玉砂、天然陨铁、砺石、石锥、玉钺等,其中玉钺彰显着崇高的军事权利。《周礼》中记载的玉府制度则表明彼时治玉工匠已经成为附属于王的专职工匠。再到后世“玉人”的地位逐渐降低。

古代治玉大致分为采玉、开璞、成形、钻孔、雕纹、镂刻、镶嵌、打磨、抛光等多道工序。史前已经具备后世治玉工序的基本流程,以后只是不断改进革新而已。徐老师依次展开,分别从采玉、开璞与成形、打制与琢制、钻孔、镂空、雕纹、镶嵌、掏膛、活环活链、玉和其他金属、改制器、打磨与抛光等12个部分进行论述。其中,徐老师认为玉料来源应为多元一体化进程,具体分为5个阶段:1、史前期的就近取材、就地取材;2、商周时期向西北转移(大量使用甘肃等地玉料);3、由东昆仑向西昆仑推移(张骞凿空西域);4、隋唐以后以和田玉为主;5、乾隆时期形成贡玉制度。对于具体工艺的解说,徐老师通过大量精致的细节图片,极为清晰地展示了不同工具的治玉痕迹。根据这些证据,工艺鉴定将成为目前古玉鉴定中最为科学且至关重要的手段。

最后,在场听众积极提问,与徐琳老师就治玉工具五个阶段的分界标志、抛光工艺的次序、“水磨”的内涵以及葬玉与用玉的选料工艺差异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讲座结束后,中国科学院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系主任杨益民教授向徐琳研究员赠送了【谷雨计划·国科大文化遗产保护宣教公益行动】讲座嘉宾纪念盘。